關於部落格
敏感最顏色 顏色最敏感

  • 23808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5

    追蹤人氣

回頭看我的拼貼

會場布置給人的印象兩極,焦老師來了,幾乎不能相信這是我的展場,他的學生們也大多持這種觀點;另外有一些人卻流連忘返,本來只是禮貌性拜訪,結果卻待了兩小時,每一本冊頁都仔細翻看。最明顯的就是林文強,他和他太太的出現令我驚訝,我們多年沒有來往,我的畫展也從來沒有來過。看完要趕攤,他約我們第二天一起吃晚飯。林文強在我剛剛開始畫畫的時候,在我家見過我一張畫,打電話來鼓勵我,一定要繼續畫,不要中斷,中斷就太可惜了。這是我有生以來的第一個「鼓勵」。
 
朋友盛情,我們多待了幾天,都在吃飯,有的還排到早餐去。我其實還報一絲希望,希望焦老師「再來」,以前他會來兩次,簽名簿上寫「再來」。七月,畫寄回高雄,我檢視簽名簿,大失所望。(也在意料之中,我根本沒有給他打電話,他也許等不到電話就打消了再來的念頭。)
 
幾年前我寫文章說要「別師下山」,他並沒有怪罪,甚至還用六祖慧能的話相勉,我反省自己的心態,大概是宣示的意味多過實質,展出時還是需要老師說說感想,聽聽評價,鼓舞一下士氣,心裡才會踏實。
 
這次之後,我真正認識到師生情分已經走到盡頭了,從此再無可倚賴。
 
Naco Ke 給我非常正面而肯定的評價,使我盪入谷底的心情提升了起來,從理智上找到一個立足之點,站著不再暈眩。我問他兩個問題,他的回答也都肯定而正面,像吃了定心丸一樣,使我有勇氣回頭去看從前的舊作,習作,再一次正視自己的存在。
 
有一陣子我非常熱衷於做拼貼,撕紙,黏貼,樂在其中,做得好不好其實那時我不是很清楚,也不那麼介意。焦老師的一句話使我嘎然而止,他叫我不要再做了,做太多了。我現在回想,竟是太聽話了,我應該繼續做,做它千張萬張才對。不管跑多遠,遠到多麼離譜的地步,對我這樣的一個人而言永遠都不會白費,同樣一類的事情,被我做過二十次和做過二千次,結果一定是不一樣的。
 
我對於拼貼的心虛和缺乏自信,想必跟這個有關係。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